400服务热线:400-6388-62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新闻 / News
公司新闻
国家政策
环保知识
市场动态
 
 
泗阳房屋出租 ​法律的一致性是稳定的基石
日期:2018-02-06 08:56   人气:

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开启了法治建设的新时代。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多次就为什么要依法治国、要走什么样的法治之路以及怎样建设法治等重大问题做了系统阐述。

但在现实生活中,仍有一些法律、法规中的少数条文,或是远滞后于当今的发展,或是存在条文之间互相不一致,乃至矛盾冲突的地方。本文所回顾的“投机倒把罪”从确立到一步步终被废除的历史,对于今天我们完善主义法治也有一些借鉴意义。

严厉打击

通过低买高卖,实现货畅其流、填补价值洼地,是市场经济最正常不过的经济活动,但这与计划经济却格格不入,这种个人的经济、商业行为被称为“投机倒把”。

早在1950年11月,还未完全实行计划经济体制时,就发布了《关于取缔投机商业的几项指示》,开始对商品、市场的初步管制。

从1953年“统购统销”起,开始实行计划经济,并且计划得越来越严格。绝大多数商品都凭票证供应,从粮票、布票、鸡鸭鱼肉票到烟、酒、糖、瓜子、粉丝票从自行车、缝纫机、大立柜到尼龙袜、卫生纸、打火石、肥皂许多东西只有在年节才有供应,不仅限量,而且限时,过期作废。

有短缺、需求就有交易,只是这种民间自发的交易被扣上了“投机倒把”的罪名,农村集市贸易也受到严格管控。

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投机倒把罪更是高度政治化。“打击投机倒把”的文件不断颁布。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投机倒把被定性为“不仅在政治上伺机反扑,而且在经济领域里对主义也发动了进攻”的“一小撮阶级敌人”。“必须把这场斗争看作如同打击现行反革命的斗争一样重要。轻者批评教育,重者撤职、惩办,判处徒刑,直至枪毙一小批最严重的贪污盗窃犯和投机倒把犯,王蒙小说下载,才能解决问题。”

在农村则长期“大割资本主义尾巴”,不仅国家规定“统购统销”的如粮棉油料禁止农民出售,农民卖一些瓜果蔬菜、土产山货也被要求只能到“指定地点”按“指定价格”出售,不能长途贩运,否则就是“投机倒把”。

略有松动

文革结束后,经济政策首先从农村开始调整,管控慢慢松动。1979年9月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通过《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把“社员自留地、自留畜、家庭副业和农村集市贸易”定义为“主义经济的附属和补充”,为其政治上平反,争取到存在的合法性。

活跃农村集市,就是相当程度肯定自由交易的权利,农民可将自家的东西拿到市场上来卖。当然,属于统购统销的物资,仍不许买卖。但市场的存在,就难以完全控制这种“非法”交易。

另一方面,当时政策仍不允许“投机倒把”及与之紧密相联的“长途贩运”。1979年通过的新第一部《刑法》,其第117、118、119这三条都是关于投机倒把罪的认定和惩处的。由于《刑法》中投机倒把罪的内容总体上比较宽泛和笼统,笃斯越桔,非常容易“入罪”,因此与流氓罪、玩忽职守罪一起,被时人称为三大“口袋罪”。

此后,又不断出台各种文件、政策和规定,打击投机倒把。

然而,农村已经实行包产到户,农民有了生产什么的自主权,自然要有如何处置自己产品的自主权利。中央文件为农村集市贸易“正名”,为农民处置自己农产品提供了初级平台。

但随之出现两大问题:一是农民在离家十里八里的集市交易是正当、合法的,那么到百十里外、甚至距离更远的集市出售自己的产品,是合法的还是属于非法的“长途贩运”、投机倒把?二是粮油、猪肉等仍是国家统购统销农产品,农民在完成“统销”任务后,在集市上出售这类农产品是合法还是非法?如果合法,又如何确定他是完成还是未完成“统销”任务呢?根本无法一一确认核实。而且,例如猪肉是统销物资,但猪头、猪尾巴、猪下水等等算不算统销物资呢?

由于投机倒把是资本主义、将其入罪的观念根深蒂固,所以当时各地总体上倾向于“严”,在沿途设置关卡、禁止农民长途贩运,禁止农民出售统购统销物资。由于诸如贩运距离、是否完成“统销”任务等无法有明确规定,所以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非常宽泛,出售农产品的农民常常会受到各种处罚。

一些思想解放的经济学家、理论工作者则自觉地为农民鼓与呼,从理论上论证其合法性,首先是为“长途贩运”正名。“长途贩运”长期被等同于“投机倒把”,一直是打击投机倒把的重要内容。他们尚无法从根本上否定“投机倒把罪”,只能退而求其次,将“长途贩运”与“投机倒把”切割,认为合理的“长途贩运”不是“投机倒把”。

这种观点引起了广泛争议。1981年3月,某执法部门以“答记者问”形式,试图厘清其实厘不清的“界限”,其核心观点是贩运不能一概说成投机倒把,但也不能说其中没有投机倒把。

权威执法部门在释法时的模棱两可,反映了当时的现实,颇为无奈。但法律解释如此含糊,实际执行中的混乱,造成的冤狱之多,可想而知。

政策冲突

面对这种局面,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1982年8月10日批示了“要放宽贩运政策”的材料。针对说农民长途贩运是搞投机倒把的“二道贩子”,他表示,“不对,是二郎神”(解决农村流通困难的“神”)。

胡耀邦对长途贩运的肯定,使农村商品经济又趋活跃,并对1983年“中央一号文件”的起草,决定放宽个体、私营经济起了重要作用,文件正式允许“农民个人或合伙进行长途贩运”。不少几个月前的“投机倒把犯”被释放。

但在1983年下半年开始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中,商品经济就被当成了精神污染之一,投机倒把连带长途贩运又成整肃对象。经济的剧烈波动,引起有关领导人的高度关注与担忧。在他们的干预下,决定停止在农村搞“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部门、各个地方都根据自己的理解、利益出台种种规定。由于中央肯定了“合理的长途贩运”,但又严打“投机倒把”,所以有关部门做出了严格控制商品进销差价的规定,对各类产品批零、差价都有严格规定,而且差价极低,如果严格遵守,甚至会赔本,无法完成市场交易。买卖能成交的,大多没有遵守规定的进销差价,严格说来,都属于违法的投机倒把。虽然法不责众,但只要想抓,一抓一个准,许多交易者因此倾家荡产,甚至身陷囹圄。

另一个尖锐的矛盾是各地改革步伐不一,政策也迥异。广东的改革开放先行一大步,许多属于统购统销或派购的农产品率先放开,允许市场交易。毗邻诸省是鱼米之乡,其大米、猪肉无论是统购统销价还是不完全合法的市场价,都比广东低得多,转世重生协会,当地农民自然要把自家的大米、猪肉运到广东卖。

毗邻诸省只能出动大量工商、警察、民兵沿途围追堵截,火车、公路、小路、水路,处处设岗设卡。农民则与政府“打游击”,榉树产地,想方设法把米、肉运到广东销售。在这些省份,属于投机倒把;但只要一进入广东省境,就是正正当当的“合理的长途贩运”。

最终废除

在这种状况下,经济难以持续平顺发展,所以中共中央1984年到1985年出台了几个重要文件和决定,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文件强调发展商品经济、培育市场机制,并最后决定取消统购统销。

计划经济体制最重要的基础、实行三十余年的统购统销,终于开始退出历史舞台。农民终于有了支配自己产品的权利,商品流通更加畅快,个人长途贩运发展迅猛。

上述强调发展商品经济的文件,222.75.160.120,虽然大有进步,但其基本精神仍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计划”毕竟还排在“商品”前面。有计划,必然就会将破坏计划的交易定为“投机倒把”,仍是经济犯罪。

一方面大力推行商品经济,一方面仍严打“投机倒把”,这种矛盾在经济生活中越来越尖锐,合理合法的商品交易与投机倒把确实难以分清。

有关部门为此也煞费苦心,制定出种种条例、解释,力图将二者厘清。

毕竟,torchlight,商品经济大潮已经滚滚而来,经济生活千姿百态,远非几部法规、几个政策所能概括、厘清。所以法规在列举出投机倒把的十种行为后,又有第十一条、被称为“兜底条款”的特别规定:“其他扰乱主义经济秩序的投机倒把行为”。而这些“其他”究竟是什么呢?只能在“兜底条款”之后再紧跟一个解释:“由省级以上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根据国家法规和政策认定”。

有此“兜底条款”或出无奈,但却使对经济活动的监管更加混乱,执法部门握有极大的自由裁量权,执法过程充满了随意性。

这些与经济活动严重不适的条规之所以无法废除,根源于对“计划”与“商品”理论表述的暧昧。

最终,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明确提出了建立主义市场经济的经济体制目标模式,一锤定音,为市场经济正名。

然而“投机倒把罪”并未立即废除,直到五年后的1997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才将“投机倒把罪”除名。

但是,1999年3月16日、2001年8月23日和3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仍三次以答复的形式表示,1987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仍可适用。

也就是说,虽然将投机倒把罪取消了,但在工商执法中仍能以投机倒把名义来处罚相关企业或经营者。

这种现象,引起了人们的质疑,依据法律高于法规的原则,既然“刑法”已经取消了投机倒把罪,这个“暂行条例”的法律依据就不存在了,本来就是“暂行”,现在是应当终止的时候了。

在实践中,这个“暂行条例”更引起人们批评,此条仍为执法者任意解释、滥用权力、用权力寻租留下了广阔的空间。

面对理论上的质疑与实际工作中的强烈批评,工商管理部门也从善如流,渐渐较少使用投机倒把的名义处理案件。

“投机倒把”,渐渐淡出人们视,正在被遗忘。

但2007年,一家以销售“月球土地”为主业的公司不以诈骗罪、而以“投机倒把”被最终定罪后,令人大吃一惊。

这一判决突然使人警醒、警惕,原以为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已成僵尸的“投机倒把罪”随时都可能“满血复活”;“投机倒把罪”的存在,显然是经济市场化改革进程中的一个巨大隐患、一个定时炸弹,必须尽快将其排除。

经过理论界、实业界和一些全国人大代表的努力,“投机倒把”最终一步步被废除。2011年1月8日,国务院公布《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行政法规的决定》,存在了60余年的所谓“投机倒把”才最后从经济生活中完全退出。

法律自洽是稳定的基石

1979年后,开始了以商品经济、市场经济为导向的改革开放,但投机倒把罪却长期未能废除,于是出现一些互相抵忤、互相矛盾的文件、政策、法律法规长期同时存在、同时有效的奇怪现象。

法律法规的一个重要意义、作用就是使人对自己的行为后果有准确的预期。一旦法律、法规自相矛盾,人们就无法准确预判自己行为的后果,结果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胆大的”其实也惴惴不安,今天“没事儿”,不能保证今后“没事儿”。

对个人来说,此时是合法合理的买卖,过些时候风头一变就可能锒铛入狱;今天身陷囹圄明天可能就平反出狱,甚至成为大加宣扬的改革先锋、典型。

执法人员也会不知所措,不知应当执行哪条哪部法条法规、哪种政策文件,只能“见机行事”“看风使舵”,尽量避免犯错误。

更严重的是,这种执法的随意性为权力寻租创造了巨大空间,同样的交易行为,给我好处就是“合理的长途贩运”,不给我好处就是“投机倒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两种处理,都有法律依据。

历史地看,在渐进式的改革过程中,一整套复杂无比却又严丝合缝的法律体系很难一蹴而就,确需不断进行“试错改正”的制度变革。

在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法律法规、文件政策的互相抵忤甚至矛盾。

但是,幻想纪元·武田孝雄传略,如果长时间存在一些有根本性矛盾的法律法规,20139月上映的电影,将极大地增加经济、运行的制度成本,最后将极大地削弱政府的公信力。

法律、法规自相矛盾,更易导致有关大政方针大幅度摇摆震荡,这种大幅度摇摆震荡,是动荡的重要根源。

在转型中,努力并尽快保证法律法规、政策文件的一致、自洽,是稳定的基石。

(记者赵福帅采访整理)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led32k310nx3d 俄贝加尔湖一旅游设施起火,中领馆人
 
400服务热线:400-6388-620
Copyright © 2013-2017 Jsthhbk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苏州织梦58科技有限公司
电 话:+86 512 67875033 办公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南湖路86号南都广场12楼
技术支持:织梦58 \ 苏ICP备120701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