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服务热线:400-6388-620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新闻 / News
公司新闻
国家政策
环保知识
市场动态
 
 
果敢,枪声为谁而鸣?
日期:2017-12-31 23:05   人气:

鲜血、绝望、泪水、仇恨,再次降临在果敢这片不安的土地。这一次,怀着赤裸裸的目的。

3月6日清晨,一个伪装成地方警察的果敢人在当地著名的百胜(Pal Sein)酒店门前放下了一枚炸药——震天的轰隆声后,黑色的浓烟和枪炮在熊熊烈火中与鲜血混合,人流穿梭往来的酒店瞬间变成地狱。目击者发送给《》的视频显示,同盟军用火箭推进榴弹和其他武器攻击老街的警察局、军队营地,战斗声一直持续到次日早上7点。同盟军还洗劫了多个超市、福利来酒店、百胜酒店、新锦江酒店和赌场。有目击者称,“用来运输(抢劫来的)人民币的车辆就有30多辆。”

2017年3月10日拍摄的这组照片,显示了果敢老街地区遭遇冲突的痕迹,包括被炸药袭击过的百姓酒店、汽车和道路。缅甸政府指责果敢族士兵组成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攻击当地的酒店和赌场,并要求所有武装团体放弃武装攻击。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以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分身发布公告,呼吁各方回到和平谈判桌上。

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办公室当日发表声明,称有5名警察与5名平民在这次由缅甸“叛军”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发起的突袭中丧生。不久后,死亡数字迅速攀升至30人,包括两名平民。

缅甸英文官方媒体《缅甸之光》称,缅甸军方与果敢同盟军之间共爆发了至少48起军事冲突,导致“数十士兵丧生”,他们还发现了20具同盟军尸体和13种武器装备,包括弹药。报道并没有给出伤亡士兵的具体数目,但称从3月6日到12日,政府军在当地展开了“地区清除”行动。15日,同盟军单方面称,缅甸军方开始使用公约禁止使用的白磷弹攻击同盟军。

“果敢完全进入战争状态”

来自缅甸军方的消息称,约有270名平民,包括在酒店工作的约120名男子和150名妇女,在同盟军袭击百胜酒店时遭到绑架,并被带到。

《》从当地平民处获得的视频显示,两名穿同盟军军服的武装人员持枪在前,另有数名身穿赌场制服的工作人员,将两大箱人民币现钞抬离赌场。然而,同盟军稍后在其官方网与微信上否认了缅甸国防部(MoD)对同盟军在当地强奸、杀害旅馆工人的指责。

同盟军发表的声明称,他们将百胜酒店的300多名工人带到了南伞,但并没有招募任何人。“许多工人是果敢族,我们担心缅甸政府军士兵(进入当地后)会强奸女工,所以将他们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德昂民族解放军总书在另一份声明中公开回应称,“我们向他们解释了为什么必须攻击酒店,甚至在我们进入酒店时向每个工人提供了300元。”

同盟军还发表一份紧急声明称,“果敢地区已经完全进入战争状态!”“为了切实保护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我缅北联军特向果敢地区的所有父老乡亲及至今仍然滞留在果敢地区的外籍人员发出紧急通告:为了你的安全,请立即撤离

果敢地区!”

果敢同盟军是去年年底由缅甸数支民族地方武装组成的“北方联盟”中的一员,其他成员包括缅甸颇具影响力的克钦独立军(KIA)和其他两支地方武装——若开独立军(AIA)和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这四支地方武装过去与缅甸军方展开了长期持久的军事冲突,至今未能加入由昂山素季政府主导的全面停战与和平谈判议程。

昂山素季的办公室声明称,“其他民族地方武装也暗中支持此次袭击。”德昂方面官方发言人他丰左(Tar Phone Kyaw)则公开承认,德昂军和若开军士兵都有协助参与这次对老街的袭击。除了人员伤亡,此次冲突还造成超过两万名缅甸难民流离失所。一夜之间,从老街到掸邦另一个果敢人聚居的缅甸城镇腊戌的巴士车票,从6美元涨到了73美元。

许多难民亦涌入,住到亲戚家或宗教场所,包括寺庙。一些难民逃往南伞,暂时居住在地方政府提供的难民营,或者自己租住房屋,一些心有余悸的难民干脆在深山搭建帐篷。但食物、饮水和健康都难以保障。由果敢人或其他华人组织的多个难民救助会已进入当地,提供基本的帐篷、交通车辆和食物。公益组织爱宝贝负责人娜娜称,已分发给500位难民每人10公斤大米、1公升油和1盒鸡蛋,但老人、儿童的营养仍然难以保障。

3月14日,战事蔓延至贵概至木姐公路南帕咖地区,腊戌至木姐联邦公路的通行也严重受阻。据缅甸媒体报道,当地警察及民众表示,16日凌晨4点左右,由德昂军、克钦军、果敢同盟军、若开军四家民地武组成的军队在贵概南帕咖公路向过往车辆征税,随后又强迫包括一辆大巴在内的五六辆货车横行停放堵住道路,将这些车胎打破并拔出车钥匙。

2017年2月12日,缅甸第70届联邦节之际,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在掸邦南部彬龙市召开和平座谈会,与民族代表谈论民族和解与和平进程问题。 打击仇人?彭家声形象扫地

这不是果敢同盟军第一次袭击老街,却是意图最明显的一次。

这次进攻,明显带有“打击仇人”的意图。当地民众告诉《》,冲突的首要发生地百胜酒店为同盟军首脑彭家声的仇人白所成所有,另有部分收益也用于支持缅甸政府军。

果敢是缅甸政府正式承认的135个少数民族之一,多数果敢人生活在位于缅北金三角地区的果敢自治区。该地根据1897年签署的《北京公约》,从云南省割让至英殖缅甸。当时在萨尔温江以西(当地人称江西),英国人通过“傀儡”行使间接管治,江东则由少数民族自治。

缅甸独立后,上世纪50年代初,果敢被败走的国民党残兵接管,至今当地人仍使用与云南的国民党人同样的方言,以及台湾出版的华语教材教育下一代。在经济上,该地区极为贫穷。高山和水源稀缺使水稻无法耕种,当地人不得不依靠两种经济作物,茶和鸦片。每当发生战乱,鸦片便成为果敢唯一可行的经济作物。由于其高吗啡含量,来自果敢的鸦片被认为是缅北地区质量最好的。

数十年来,果敢的实际统治者曾由国民党扶植的杨金秀,到著名毒枭罗星汉,再到当时支持缅甸共产党政权的彭家声。缅甸共产党开始消亡后,彭家声成功与缅甸军政府达成停火协议。根据这项协议,彭家声的部队(同盟军)被允许保留对其果敢地区的控制权,维持自己的军事存在,以换取其不再攻击政府军。他们还被允许从事任何种类的业务,缅甸的鸦片年产量也从彭叛变前的836吨增加到1995年的2340吨。

2009年10月,缅甸军方再度对果敢地区发起袭击,彭家声被迫流亡海外,果敢则被缅甸军方挑选的另一名当地果敢官员、彭家声旧部白所成代替。忠于白的同盟军派系也转化成为军政府认可的边防军,相当于解除了地方武装。

此后,彭家声一直计划着重返果敢。2015年,果敢地区爆发了长达数月的地区冲突,战火一路延伸至果敢城中心老街。白所成为了不被“缴获”,连夜乘军用直升机前往缅政府军总部,寻求庇护。然而,由于战事导致不少平民丧生,彭家声在果敢地区民众心目中的,“光辉形象”也随之减损。

实际上,彭家声十多年来对果敢地区的“家天下”统治(在各个重要部门安排自己的亲戚任职),果敢人对他已有怨言,一些不愿看到家乡凋零、反复陷入战火的果敢人以难民身份下撤到缅北军事重镇腊戌,或者逃到下缅甸的中心城市曼德勒和仰光。“彭家声在的时候很多人民百姓的日子还算好过,只是所有的经济管道都被他垄断。”果敢人李晓娟告诉《》,“但这次彭家声(打回来),很多老百姓开始讨厌他了。”

“一部分人有意破坏和平进程”

袭击事件发生后,昂山素季在3月7日的声明中要求同盟军停止武装攻击,加入和平谈判。“这种武装冲突不能带来任何好处,并且对居住在当地的所有少数民族和市民都没有任何意义。”声明说,“他们使居住在该地区的少数民族及其他民众淹没在悲伤之中。”

声明还提到,3月1日,由少数民族代表组建的民族联盟(UNFC)政治谈判代表团(DPN)和政府组建的民族和解与和平中心(NRPC)代表之间的会议取得了进展。

在那次会议上,NRPC代表和UNFC“原则上”同意允许同盟军、若开军和德昂民族解放军参加即将到来的“21世纪的彬龙会议”。然而,缅甸军方代表Mya Tun Oo在2月28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军方不会邀请三个武装团体加入和平进程。

在3月7日发表的声明中,同盟军称启动袭击有两个原因:一是同盟军被禁止加入即将举行的和平会议;二是缅甸军队部署了许多部队在同盟军控制区。

据官方统计,缅甸军方与同盟军在今年1月19日到2月11日间共发生了56次冲突。但同盟军在声明中说,“对老街镇的攻击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和其他族裔武装团体的兄弟一起完成了这次进攻”。根据声明,同盟军部队还攻击了该镇附近的其他五个缅甸军事基地。“这次攻击,我们要给(缅甸)军方一个教训,他们摧毁了缅甸超过半个世纪的和平。”

不过,有分析认为,发生在老街的攻击凸显出果敢同盟军以及中缅边境的其他武装团体正在努力破坏和平进程的趋势,即便其他民族武装团体正在积极参与新政府主导的和平进程。

去年夏天,缅甸新政府在首都内比都举行了全国和平对话,下一轮谈判原本定于3月进行。近日,缅甸政府宣布和谈将推迟至5月。“我认为军方的真正意图固然难琢磨,但一些民族地方武装的意图同样很难琢磨,一些人似乎根本不想加入和谈。”一名直接参与新政府主导的和平谈判会议的缅方人员对《》评价说。

缅甸前军政府于2015年与8个武装民族团体签署停火协议,但很多问题尚未解决,比如中央政府和少数民族地区如何分享权力等。一名少数民族议员透露,一些民族地方武装,包括已与缅军签署了和谈协议的地方武装表示不想再进行和谈,“因为对和谈结果和缅军是否会遵守承诺并无信心”。

同盟军的声明中,还提到了不久前在掸族东部掸邦首都邦康举行的和谈会议。该会议由缅甸最大民族地方武装佤邦联合军(UWSA)主持,随后发表了《佤邦对政治谈判的总原则及具体诉求》,认为应对少数民族地区实施高度自治,联邦议会议席防军25%的固定议席应拿出来分配给弱势族群及少数民族。

佤联军敦促各民族武装团体一同抵制政府主导的《全面停火协议》(NCA),并呼吁另建一个负责与中央政府谈判的政治团队。现行的NCA要求所有民族地方武装必须先解除武装,转化为归政府军控制的边防军(BFS)才能加入谈判。佤邦联合军领导人鲍有祥在会议期间称,目前的NCA存在非常大的问题,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利不能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今后的政治谈判不能走政府方制定的谈判方式,也不能给政府方制定谈判方式的权力”。

2017年3月8日,从果敢战乱地区逃走的难民聚集在缅甸掸邦重镇腊戌,期待找到回家的交通工具。 中方罕见指责同盟军的行为

中方同样高度关注近期果敢地区发生的军事冲突。外交部发言人耿爽3月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缅北局势事关中缅边境的和平与安宁,相关方面应该立即停火,防止冲突升级,尽快恢复边境地区的正常秩序。他指出,中方支持一切有利于和平的举措,有关各方应该坚持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

2017年3月12日,云南省南伞镇,由于果敢地区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边民逃离缅甸,在提供的救灾帐篷内居住。

3月14日,特使孙国祥与少数民族联军,包括果敢同盟军、克钦独立军、德昂民族解放军、若开军首脑在云南省昆明市世贸中心举行了会谈,随后罕见发表了对同盟军的公开指责等内容。孙国祥说,此次果敢战争冲突责任方在于果敢同盟军方面,此举不仅破坏了中方长期所做的缅甸和平调解工作,也给缅甸军方带来了很大损失。并要求果敢盟军方面立即单方面宣布主动停火。同时,中方还建议佤邦发表声明,并出面制止和劝说。

佤邦“外交部长”赵国安对此回应说,《全面停火协议》的具体条款内容对各民族地方武装组织来说是不能接受的,其中根本的责任方在于缅甸军方,而不在于民族武装组织,并建议中方相关部门将当前劝解的工作重点放在缅甸军方。

与此同时,农业银行前所未有地冻结了一个用于资助同盟军的四川账户。果敢同盟军表示,农业银行已不再接受任何资金存入其用于接收支持者捐款的账户。过去,果敢同盟军常常以“缅华夏遗族”身份自居,并以此发动网络“众筹”,以获取更多资金支持。

缅甸总统府发言人佐泰3月22日对路透社称,赞赏关闭果敢同盟军账户的举动,“边境地区的稳定与和平是双方的共同利益,(中方的做法)是非常积极的举措”。外交部发言人则回应称,不清楚农行账户一事,但表示“一贯坚持不干涉别政原则,尊重缅甸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我们不会允许任何组织和个人利用领土从事破坏中缅关系和边境地区稳定的活动,对于任何违法违规行为都会依法依规处理”。

不过,单一账户的被封并不能阻挡同盟军的“众筹”。同盟军通过网络平台发表声明说,“该(农行)账户暂停接收捐款。待办理相关手续后将及时发文公布,再继续接受正义人士的捐助”,并发布了联系人电话和姓名,以便“有意捐助者”联系。

去年11月下旬以来,中缅外交部和国防部举行了两次高级别会议,讨论边界安全问题。12月,4个正与缅甸军方交战的民族地方武装团体和缅甸官员被邀请到昆明参会,但据说参加者到场后,正式交谈还未开始便戛然而止。此后向缅甸政府和谈委员会提供了300万美元的援助,外交部则多次敦促缅甸政府和所有地方武装在全国范围内停火。

今年2月,克伦民族联盟(KNU)主席穆图赛·波恩成为访问的第一位克伦民族地方武装领导人。他在昆明与孙国祥会面,讨论了和平进程的停滞问题。克伦民族联盟是《全面停火协议》的最大签署组织。少数民族代表组建的民族联盟(UNFC)秘书长胡奥雷表示,该联盟与还没有任何交流联系渠道,对北京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有待观察。但他补充说:“当民地武和政府互不信任时,我们需要的参与。”

昂山素季办公室发言人则强调,NCA的签署进程在平稳进行。昂山素季去年8月访华期间,据悉曾要求帮助鼓励所有还未签署NCA的团体加入进来。

然而,对于大部分少数民族来说,根本问题还是缺乏平等权利,以及民族自决和自治。“我对昂山素季领导的全面和谈感到焦虑,”来自掸邦的德昂少数民族议员杜苏苏林告诉《》,“我认为她没有真正了解(生活在战火中的)人民需要什么。”

bet16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瓜迪奥拉:梅西是史上最佳球员 希望巴萨最终夺
 
400服务热线:400-6388-620
Copyright © 2013-2017 Jsthhbk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苏州织梦58科技有限公司
电 话:+86 512 67875033 办公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南湖路86号南都广场12楼
技术支持:织梦58 \ 苏ICP备12070171号